返回上一页第二零六六章 各有立场,各有拼死之人回到首页

第二零六六章 各有立场,各有拼死之人

  杭Z市郊的树林中。



  骆嘉俊拿着电话吼道:“把车开过来,我们走,快点。”



  身后,建东的七八个兄弟,持枪阻截陈浩等人,拼死给骆嘉俊的逃跑赢得了时间。



  “艹你妈的,躲在后面能打到人吗?”陈浩瞪着眼珠子冲李陶光等人吼道:“带人往前冲啊!”



  “老子是来拼命的,不是送命的。”李陶光躲在垃圾桶后面应道:“他们红眼了,你看不出来啊?”



  话音落,两台汽车率先冲过来,停在了树林边上。紧跟着建东护送着骆嘉俊赶出来,先把他塞进车里,随即自己才钻进第二辆车的后座。



  树林子中,剩下的七八个对伙,依旧持枪冲着陈浩射击。



  “艹你妈的,废物。”陈浩冷冷的扫了一眼李陶光,迈步就奔着主楼正门方向赶去。



  车上,骆嘉俊满头是汗的吼道:“快走,快。”



  司机闻声猛踩一脚油门,载着众人就奔着市区方向赶去。与此同时,骆嘉俊在车上不停的拨打着台W媳妇的电话,但却一直联系不上对方。



  陈浩回到正门处,拽开车门坐了上去,只领着自己带来的两个兄弟,杀气腾腾的冲市区方向追击骆嘉俊。



  ……



  二楼旁边。



  李陶光拿出电话,拨通了沈烬南的号码,直言说了一句:“他们跑了,我没拦住。”



  “你他妈耍花样是吗?”沈烬南瞬间急了:“人都进屋了,你没拦住?!”



  “他们也来了二十多号人,那个台W人拼死护着骆嘉俊,我能怎么办?”李陶光肯定不是故意放水,因为他有把柄在沈天泽手里,再加上他还有一千五百个后期款没有拿到,所以他不存在向着骆嘉俊的可能。只不过在是否会玩命上,李陶光肯定是比陈浩差点意思。



  沈烬南听到这话急了,低头扫了一眼手表问道:“他往哪个方向跑了?”



  “市区。”



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

  话音落,二人就结束了通话。



  公路上,三台汽车你追我撵,枪声不停的炸响着。



  ……



  市区某公寓楼内。



  一个年近六十的中老年男子,坐在沙发上,正戴着花镜看着报表。



  “叮咚,叮咚!”



  门铃声响起,保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掌,从厨房快步走出来,打开了房门:“您好,您找谁?”



  “我找章总。”



  “您是?”



  “我是沈天泽的朋友。”门外站着的青年话语简短的回应着。



  沙发上的三鑫元老,听到这话后,立马回头看向门口:“你再说一遍,你是谁的朋友?”



  “沈天泽的。”青年笑着回应道。



  章总愣了一下,脸上毫无惧色的摆了摆手:“那你进来吧。”



  青年闻声在门口换上拖鞋,从容不迫的进屋坐在了章总对面。



  “我和沈天泽没业务啊。”章总笑着问了一句。



  青年闻声从兜里掏出一张U盘,放在桌面上说道:“骆嘉俊把寅子杀了。”



  章总听到这话,彻底愣住。



  “他不光杀了元老,还在澳Z绑架了寅子的家人。”青年插手看着章总说道:“以他的心胸没有能力掌舵三鑫这么大的一艘船。至于后面怎么做,沈天泽尊重您的意见。”



  章总惊愕许久后,伸手拿起U盘:“这是证据吗?”



  “对,寅子怎么死的,U盘里表现的一清二楚。”青年点头。



  “嘉俊这是掉坑里了。”章总皱眉回了一句,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

  “他要知人善用,心胸开阔,就不会掉坑里。有的时候结果往往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。”青年笑着回了一句,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:“我先走了。”



  章总翘着二郎腿,拿着U盘瞧了两眼问道:“你方便告诉我,自己叫什么吗?”



  “没啥不方便的,”青年转身应道:“我叫孙衍。”



  “香G的执行总裁?”章总恍然大悟:“沈天泽还是兵强马壮啊,一个老总都只能跑跑腿。”



  “他知道我是个办公室战士,不舍得让我掺和直接冲突。”孙衍笑着说道:“哦,对了。我给小泽的建议是,以您为代表的三鑫元老,如果现在退出,我们按照市场价格全资收购股份。但如果你们拖延,那我们也不着急。三年后,我做空三鑫的资产,让你们净身出户。”



  章总听到这话,完全怔在了原地。



  “商业手段,我说的职业一点而已,您别见外哈!”孙衍笑着补充道:“还有事儿,先走了。”



  ……



  市郊公路上。



  沈烬南咬牙冲着车内的人说道:“拼命这事儿,外人靠不住。所有人准备,我们去拦截骆嘉俊。”



  “南哥,泽哥不让你直接掺和到冲突里。”副驾驶上的小伙立马劝说道:“他找李陶光来,就是办这个事儿的。”



  “李陶光愿意出多大力,你心里清楚吗?如果骆嘉俊跑路回台W,有老丈人家照着,以后会是大问题。”沈烬南不容置疑的说道:“他必须留在国内。”



  车内众人听到这话,也就没有再劝,纷纷低头撸动了枪械。



  “吱嘎!”



  就在这时,守在另外一个点的汽车开过来,征召急匆匆的下车喊道:“恩赐来你这边了吗?”



  沈烬南听到这话一愣,立马推开车门问道:“他不是在你那边吗?”



  “完了,我被骗了。”征召一愣后,顿时咬牙骂道:“这小子肯定在对讲里听到李陶光没拦住,直接进场了。”



  “他身边都有谁?!”沈烬南声调瞬间拔高数度的问道。



  “就……就自己。”征召结巴着回了一句。



  “艹你妈的!”沈烬南骂了一声,立马摆手喊道:“往响枪的方向开,快点。”



  ……



  公路上。



  陈浩右手握着方向盘,左手探出车窗外,不停的扣动着扳机。



  建东所在的车辆被打的火星子四溅,车玻璃碎裂。



  “他妈的,这么搞下去全完蛋。”建东咬牙吼道:“前面停车,跟他们干了。”



  “嘭!”



  话还没等说完,陈浩的汽车突然加速,简单粗暴的撞在了建东车辆尾部。两台车瞬间失去平衡,车头斜着撞在路边,落的满地保险杠子的碎片。



  骆嘉俊闻声回头,目光惊愕的拿着对讲机吼道:“建东,建东,你没事儿吧?!”



  “开你的车先走,别他妈管我了,快回市区。”建东在对讲内应了一声,果断推开车门,持枪下车。



  “嗡嗡!”



  与此同时,公路上响起阵阵警笛的声音。



  枪响了十五分钟左右,县公安局以及派出所的警察,用最快的速度赶向了这里。